一個你未曾知曉的世界第一,而這來自中國
來源:自媒體精選 | 作者:mzsw123456 | 發布時間: 2018-12-24 | 620 次瀏覽 | 分享到:
除了蒼白無力的抵製,或許真抓實幹,奮發圖強則是另外一種有力的回擊。


或許,昨天你剛剛血拚完“雙12”購物狂歡日,但我更想提醒您的是——今天,是每一位國人都應該牢記的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現如今,不見了戰火紛飛,然而另一種侵犯與無形的殺戮時刻存在。



華為的5G技術,引發歐美國家的恐慌,甚至於發難華為CFO,與“對華征收高額關稅”如出一轍;D&G對中國筷子文化的調侃,傲慢與偏見顯露無疑;與這些明麵的交鋒相比,被聯合利華收購的中華牙膏、被法國科蒂並購的丁家宜等等、被美國莊臣收購的美加淨,卻是被國外資本無情的“踐踏”。

除了蒼白無力的抵製,或許真抓實幹,奮發圖強則是另外一種有力的回擊。年過花甲的中國生物學家、EGF產業化之父——塗桂洪教授和他的團隊,就是這樣一群人!興許正是與任正非是同一代人,塗桂洪跟他有著相似的鑽研精神和民族信仰。



20世紀40年代出生的塗桂洪,在那個貧困潦倒而又充滿激情的年代,在他的心中烙下的是揮之不去的民族情懷。他不止一次說,沒有這份情懷,就不會有這樣的心誌,更不會有如今的成就。

40歲便破格提升為副教授後,被外派德國Duesseldorf大學學習,世界著名的基因工程專家C.P.Hollenberg教授做為他的導師,給予了大量的幫助,在國外學習期間,塗桂洪教授的各項科研成果頗碩,但是他婉拒了各種邀約,毅然回國,回到教學和科研的一線。



1989年塗桂洪教授著手bFGF生長因子產業化研究,將中國的生物基因藥物研究達到世界發達國家的同一標準;1991年,塗桂洪教授開始著手基因工程EGF(表皮生長因子)開發研究,並於1998年,解決了EGF世界性難題,率先在世界上實現了EGF產業化,將1986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成果,真正意義上實現了從理論成果變成了大眾都能用得起的安全有效的產品!同年,塗桂洪教授創造出兩個國家一類新藥——世界上第一支獲得批準正式生產的EGF產品(國藥準字S20010037)和國內唯一經SFDA批準可采用室溫保存,有效期為18個月的新生物製品(國藥準字S20040036),締造了世界醫藥研究史上一個傳奇般的神奇故事! 為此,塗桂洪教授被譽為“EGF產業化之父”。


2014年,塗桂洪教授將EGF和FGF技術再次提升,應用到皮膚健康、眼部健康的修複保養領域中,開創了生物大分子保濕新材料及基因工程活性多肽生活化有效應用的新紀元,實現了中國美容護膚品生產技術質的變化!通過采用GMP-100級醫藥生產標準、利用基因技術提取和可食用原材料的生物轉化技術的產品,全麵超越歐美國家發展了近百年的精細化工產品,開創了生物美膚新局麵。產品無論從安全性、功效性來說都有質的飛躍,而這種突破也正在改變世界美容護膚品的格局。




在這一切的過程中,困難的並不是成千上萬次實驗的失敗和對品質始終如一的堅守,而是麵對著無數的海外投資人、品牌集團給出的天價估值和股份購買邀約!在巨大的利益麵前,依舊堅守自我理想,堅持把研發成果留在中國,這不僅僅是一種情懷,更是實現“中國夢”的一種自我責任。

巧合的是,和華為的“五不搞”一樣,塗桂洪教授和他的團隊也有著“不搞概念品、不搞多元化、不搞接納海外資本、堅持使用中國企業名號”的三不一堅持宗旨,因為塗桂洪教授堅信中國必須要有一個偉大民族品牌的產品,能夠站在世界護膚領域的頂端!這不是為了名與利,而是希望能國人先於發達國家用上真正的好產品,甚至於福澤世界。




現如今,年逾古稀的塗教授,仍然一襲白大褂,神采飛揚的在實驗室和生產的一線奮戰,
“做科技先鋒,創美麗中國”這就是他的信仰與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