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塗桂洪:65歲創業,72歲醉心科研,這是對“熱愛”最好的詮釋
來源:美妝供應鏈 | 作者:mzsw123456 | 發布時間: 2018-10-20 | 600 次瀏覽 | 分享到:
他的大半輩子也都貢獻給了這個行業,完成了他“成人之美”的“使命”。

在向塗桂洪請教過程中,他說得最頻繁的句子是“化妝品是一個‘成人之美’的行業”,而他的大半輩子也都貢獻給了這個行業,完成了他“成人之美”的“使命”。

從塗桂洪的言談中,你很難想象到這已經是一位72歲的“老人”(塗桂洪並不認為他是一個老人),65歲再創業的他,對於公司和行業的發展充滿了期待和信心,在他看來,生活時刻都充滿了美好。現在的他,隻是把過往努力實現的成果一一反饋到產品上、到行業中、到消費者手中。

過去的50年裏,塗桂洪一直堅持的事情就是“EGF在化妝品中的產業化”,為此,他辭去了安穩的大學教授一職,舉債創業,放棄深造機會,幾十年如一日堅持EGF產業化研究,而最終他也用事實證明了EGF在化妝品中產業化的可行性,被稱為“EGF產業化之父”。

在本文中,塗桂洪分享了他與“EGF在化妝品中的產業化”的故事,分享了他對化妝品和生活的熱愛,也分享了對化妝品行業發展的見解。接下來,一起來了解塗桂洪的“傳奇故事”。

對話嘉賓:

Q:《老馬會客室》

A:塗桂洪 廣州美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


Q1、請問您從事化妝品相關研究多少年了?

A:一直從事生命科學的教學、研究和生物技術產業化開發的工作。我一生中最大的貢獻是用最先進的基因工程技術把曾經獲得1986年諾貝爾獎的表皮生長因子(EGF)率先在中國實現了大規模的工業化生產,因此被業內譽稱為“中國EGF產業化之父”。1998年在國際上率先獲得國家一類新藥證書,並廣泛應用在醫學臨床。2011年開始將自己的生物技術研發重點專注於生物美膚領域的研究與產品開發,把EGF等生長因子以及其它生物活性物應用於亞健康皮膚的護理。這麼算來,到目前我從事化妝品相關研究已經近50年了。

Q2、對於rhEGF產業化研究的堅持引導了您從大學離職、成立研究所並創辦化妝品企業的人生曆程,為什麼那麼堅信生長因子可以在化妝品中產業化?

A:我感覺這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對EGF研究的越深入,也就越堅信“她”一定會在化妝品產業中大展風采,現在看來我的堅信是無比正確的。1991年我辭職離開了暨南大學,成立了全國第一家正式工商登記的私營基因工程研究所,身無分文開發新藥。EGF在皮膚創傷修複臨床應用的巨大成功很自然讓我想到,它在亞健康皮膚修複中也一定會有突出的表現。所有的皮膚問題其實都是細胞生物學的問題,涉及到細胞的分裂、增殖、分化和代謝,並進一步影響到亞健康皮膚的組織重建。生長因子作為一種信號源對這些細胞生物學過程提供精準的指引,我堅信生長因子在生物美膚領域一定可以大有作為。幾年來,我們遵循這樣一個思路開發了一係列含有生長因子和其它活性物的產品,解決了一係列的技術細節。我們不斷改革創新,創立了基因自誘導可溶性分泌表達平台,建立了全球最大的、年產達30000克EGF的生產基地,成功地實現了EGF的產業化。我們建立了生物轉化技術平台,把一些普通的農產品轉化成高生物活性的物質,成功應用於生物護膚品中。



Q3、從1989年涉足表皮生長因子(EGF)研究到實現基因重組人表皮生長因子(rhEGF)產業化並將其運用到化妝品行業中,期間總共花了多少年?期間您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A:1989年開始,30年專注的做了一件事:EGF的產業化及其在醫學臨床和亞健康皮膚護理中的應用。其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難當然就是經費的問題,我們不是國家隊,在當年我們不可能拿到國家的科研經費。我們常常遇到發不出工資的情景,我的同伴們經常以速食麵充饑,晚上就睡在辦公室。當年的《羊城晚報》曾頭版頭條報道過“下海教授身無分文開發新藥”,艱辛的曆程至今仍記憶猶新。好在天道酬勤,皇天不負有心人,往往在我們發不出工資、麵臨斷糧的時候總會有人伸出友誼之手。30年來先後有發展銀行、美國IDG集團、廣州電力總公司接力棒式地為EGF的產業化投入了近1億元的資金。EGF產業化的成功蕰含了許多企業家、投資家和老一輩科學家的無私奉獻!我真的很感恩他們的付出,是我們一起成就了EGF的產業化,從心裏感激他們,我隻是大家的一個代表。這也是我在古稀之年還能把所有的研究成果轉化為護膚品的動力,就是希望我們的研究成果能受益更多的人,以回饋社會。

Q4、EGF和rhEGF的區別在哪裏?應用在化妝品中的作用機理有什麼不一樣嗎?

A:EGF,表皮生長因子,是在哺乳動物體內普遍存在的具有廣泛生物學功能的多肽分子。人的表皮生長因子由53個氨基酸組成,分子量約為6200道爾頓。EGF是生命科學研究史上發現的第一個生長因子,是由美國科學家科恩(Cohen)從小鼠頜下腺首先發現並鑒定出來的,標記為mEGF(老鼠的EGF),而人的表皮生長因子則標記為hEGF。rhEGF (recombinant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重組人表皮生長因子,是用基因工程技術或者叫DNA重組技術生產出來的人的表皮生長因子。rhEGF和hEGF在結構上、功能上高度一致,而rhEGF的價格要比天然提取的hEGF成本低得多。



Q5、近年來雖然生物技術在化妝品中的應用很廣泛,但生長因子在化妝品中的應用以及功效性一直備受爭議,不少人認為這隻是一種噱頭,因為生長因子等活性成分很難儲存及在化妝品中保持活性,對此您怎麼看?


A:自從EGF在醫學臨床成功應用以後,在化妝品行業也開始大肆炒作起來。在化妝品行業我們會發現,大凡一些獲得過諾貝爾獎的成果很快就會在一些化妝品中出現,如水通道、端粒酶等,EGF也不例外。為什麼會是一種噱頭?我們也做過一些市場調查。我們碰到過一個產品,包裝袋上印著100%EGF,我們問你的EGF從哪裏買的?老板坦率地答曰:我沒見過,隻是策劃部說寫上就好賣,還能賣高價錢。顯然是掛羊頭賣狗肉,產品裏根本沒有EGF!第二種情況,不懂得添加,我們曾經見過在一種洗麵奶中也號稱添加了EGF。第三種情況,沒有解決透皮吸收的問題。生長因子是一種信號分子,必須接觸到埋藏在皮膚裏麵的靶細胞才能發揮作用。而EGF是較大分子的多肽,一般情況下不容易透皮吸收,停留在皮膚外麵是沒有多大作用的。所以EGF被炒作了十幾年仍然收效甚微,也不被消費者所接受。

一般認為,活性多肽因子不太穩定,不容易在常溫下保存其生物學活性。這是生長因子在產業化、商品化過程中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我們在基因重組的實驗中運用生物信息學和基因編輯技術,在保證其生物活性不受影響的前提下對EGF的基因進行了改造,表達出來的產物大大提高其熱穩定性。權威實驗室做過熱穩定性試驗,我們的EGF在開水中保持30分鍾後仍保留80%的生物活性。其藥品水溶液製劑經國家藥品檢測中心檢測和國家藥監局批準,常溫保存有效期為18個月。

我們生產的含有EGF的護膚品的有效性現在已經被化妝品行業專業人士充分肯定,也已經被市場充分認可,我們的產品已經成為同類產品的標準樣板。市場上好像已經出現模仿我們的產品,不過我們的專利技術他們真的是模仿不了。

Q6、您覺得近年來本土化妝品行業在研發領域發生了什麼變化?生物技術在化妝品領域的“地位”發生了什麼變化嗎?

A:我已看到化妝品行業越來越多的人接受”皮膚問題是一個細胞生物學的問題“的觀點,要改善亞健康皮膚隻能遵循細胞生物學的理論、技術和方法,行業內也有很多人把自己的企業改名為生物科技公司。從幾十年來一直以精細化工為基礎的化妝品行業更新換代到以生物學為基礎上來,對大部分化學工程師來說是一個非常艱苦的過程。雖然如此,我們已經看到了趨勢,生物護膚的時代即將到來,而且一定會到來。生物護膚品,特別是仿生生物護膚品已經成為護膚品行業的未來發展方向。



Q7、在您看來,生物護膚會成為美容和個人護體行業的下一個發展契機嗎?為什麼?

A:生物護膚安全、有效,大勢所趨,任何人都無法阻擋!因為生物護膚遵循了生命科學的基本原理,產品的設計理念符合生命規律。我們堅信,好的皮膚是靠養出來的,不是靠漂白劑、熒光劑、激素類化學物吹出來的。生物護膚品采用的原料基本上采用安全性高的天然生物材料,通過基因工程技術、發酵工程技術和生物轉化技術轉化而成,對皮膚細胞具有最大的滋養和保護作用。

我們研製的生物護膚品提供了細胞活動的三個基本要素:細胞活動的信號源、細胞生長的營養和細胞活動的動力。第一,生長因子是細胞活動最直接的信號源,靜止的細胞隻有接受到外來的信號才會開始分裂、增殖和分化等一係列活動。第二,一個細胞要分裂成兩個細胞之前必須加倍合成DNA、蛋白質和其它細胞質,這是細胞分裂的物質基礎。這些物質的加倍不能無中生有,也需要各種原料庫,如核苷酸、氨基酸、糖原等。第三,細胞的所有活動都需要能源。

鑒於此,我相信生物護膚一定會給美容和個人護體行業帶來一個新的並且巨大的發展契機。

Q8、從您的人生經曆我們可以發現,您總是在可以安定的時候選擇了“奔波”和挑戰,如辭去暨南大學教授職位而借錢創辦研究所,當時來看,這是一個瘋狂而冒險的行為。您覺得當時的自己“瘋狂”嗎?為什麼?

A:我們這一代人接受的教育就是:人的一生是短暫的,既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就要為這個世界做點事情,留下點東西。在你回憶往事的時候不因碌碌無為而後悔,也不要因虛度年華而羞恥。在臨終的時候我們可以自豪地說,我把我的一生都貢獻給了人類追求美的事業,我為能成就“成人之美”而驕傲、而自豪!

我們經常說,人生不是贏在起跑線上,而是贏在轉折點。我放棄了舒適的大學教授生活,這隻是一種人生軌跡的選擇,選擇一種適合自己的工作、生活方式。一個喝過洋墨水回來的大學教授居然放棄大好前程下海創業,這在當時對很多人來說,包括我的父母兄弟也認為確實是一件不可思議的、冒險的行為。我的經曆證明,人的生命力是很頑強的,無論有什麼艱難險阻,隻要堅持不懈就一定能渡過難關。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人生有無數的可能性,不要聚於一隅,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向追求、去努力、去奮鬥一定會有令自己滿意的收獲。



Q9、為什麼65歲“高齡”選擇再創業?這個階段的創業和您年輕時候的創業,遇到的困難有什麼不同,對待這些困難您的心態又有什麼改變?


A:我感覺年齡不是創業的障礙,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從現在做起永遠不晚,我65歲再創業是因為我喜歡這個“成人之美”的美麗事業。而且一個人不管年紀多大,隻要身體允許,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對健康一定有好處。這是我的第二次再創業,因為有了第一次創業的經驗,而且有一個非常好、非常能幹的合夥人,所以覺得非常地輕鬆。我有非常多的時間從事生物美膚理論、技術、方法、原料、工藝和質量標準等方麵的研究。這是我喜歡的工作,幾十年養成的職業習慣,每一個新突破都可以依然令我感到歡欣鼓舞,年齡完全不是問題。我總是對明天充滿著無限美好的期待,我不認為自己已經邁入老年,我相信年輕是一種心態!年輕是一種積極的生活方式!這真的與年齡無關。

Q10、如今您已經72歲,但仍醉心於生物護膚相關研究,如果讓您用一句話總結這麼多年來的生活和工作,您想說什麼?

A:人生永遠在路上,我希望在“成人之美”的美麗事業之路上走得更遠、愈遠!希望有更多的人因為我的研究成果可以享受更美麗的人生!

嘉賓簡介:

EGF產業化之父

國家一類新藥發明者

廣東塗氏實驗室創始人

專注基因工程產業化研發30年

廣州美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

廣州市金因源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